当前位置:首页 > 生活分享

这个世界需要有棱角的人

2021-09-03 15:55:07 作者:葱窝网站长 来源: 阅读:85 评论:0

这个世界需要有棱角的人


Hi~,我是良大。


今天写篇短文,聊聊我的一点感受。


暑假期间,儿子按照学校要求看完了《觉醒年代》。


我问他对哪个人物印象最深?他说:“辜鸿铭”,我问他为啥?


他说:本来觉得这老爷子很坏,但是越往后看,越发现没那么坏,挺有意思,虽然是个老顽固,但是很真实,不滑头。


你看,就算在小孩子的心中,最值得记忆的并不是具有完美人格的人,反而是那种拥有瑕疵与优点并存的人。


就说辜鸿铭,这个北大教授,曾被评为“封建保守派”的代表人物,这称号有很多事实支撑。


比如,政治上他极度腐朽,都民国了,辜鸿铭还是不肯剪去那条小辫子,因为他觉得那是中国文化的象征。他支持清朝皇帝复位,梦想有一天,可以跪倒叩拜,高喊“吾皇万岁”。


你再看看生活上,这位爷到哪里都跟着俩仆人,一个端着烟袋,一个端着茶水,吃饭会客也是排场的一比。


他的婚姻观更是封建,公开主张纳妾,还说:

“就好比一个茶壶,你总要配四个杯子才成套。”


同时他极力反对“新文化”运动,反对“白话文”,是陈独秀、李大钊的死对头。


这么看,这哥们是个不折不扣的封建残余势力,怎么还挺有意思了呢?


是啊,辜鸿铭是很封建,但是你有没有发现,他是一种全方位的封建,而不是有选择性的封建,无论是政治、生活、还是文化,他都在保持着一种价值观和原则。


不管风向如何,不管别人眼光,也不论利益得失,他都在保持这种一致性,他不是两面派,不是墙头草,他是个有棱角的人。



1


你看看辜鸿铭和当时北大校长蔡元培的关系,就能发现这种有意思的地方。


蔡元培是个不折不扣的新文化运动的支持者,反对辜鸿铭的那一套,甚至差点罢免了这个老家伙。


然而,当军阀想要收买辜鸿铭去扳倒蔡元培时,这老爷子断然拒绝,说是蔡元培把他请到了北大,这么做就是不仁不义。


当年蔡元培为了去除北大的封建风气,创办了一个“进德会”,具有新文化道德标准的人才能入会,很显然像辜鸿铭这样的人肯定是要被排除在外的。


所有人都以为辜鸿铭要反对,但是他说自己肯定入不了会,但是不会反对蔡元培的做法。


别人很错愕,问为啥,辜老爷子说:

“事对不对另说,但这是人家校长的权利,而且蔡元培是个好人,我为啥要反对一个好人做的事儿呢?”


别人又问:“那你判断一个好人的标准是啥咧?”


他说:“当然是有气节,有原则了,蔡元培几十年前就反封建,搞革命,这么多年还在坚持,那是真革命,我呢,几十年前就保皇,现在还保皇,我这是真保皇,你看,我俩都是好人。”


发现没,辜鸿铭认可蔡元培是因为对方和自己一样,始终保持着一种价值观,不会随风倒。


正如,辜鸿铭拒绝军阀,是一种仁义,用仆人,讲排场,是一种礼;对好人有具体的判断标准这叫智,始终坚持保皇,这叫信。


你看,这儒家的仁义礼智信,全做到了。


理解这点,就大概能理解辜鸿铭的食古不化,因为儒家核心主张的是三纲五常以及复古,所以,当全面践行时难免也会衍生出负面的东西,比如,提倡纳妾,留小辫子.....

2


站在当下的角度,你当然可以批判辜鸿铭的封建保守主义,可以说是一种陋习的延续,但你要明白这是一种“辉格史观”。


什么叫“辉格史观”?


这是英国历史学家赫伯特提出的一个概念,意思是,我们都习惯以当下的结果,来评论过去应该怎么做。


说个例子,前段时间微博流传一个段子,说岳飞不是民族英雄。


理由是啥呢?岳飞打的是金国,可金国不就是现在满族人生活的东北一带嘛,这是自己人打自己人,怎么算民族英雄?


你一听这说的是不是还挺有道理,但这就是一种“辉格史观”。


宋朝时,谁知道我们能把金国给收纳进来啊,那时大家对国家的认知都还是以民族为基础的,你要用现在情况去解释过去,那啥都可以说是错的。


就好比,在另一个平行宇宙,中国还把日本给拿下了呢,那抗日英雄算不算民族英雄呢?


例子有点极端,但事儿就是这个事儿,很多东西要以当时的眼光来看当时。


就像现在看辜鸿铭,很明显能看出保守不好,封建不好,但是在100年前呢?


那个特殊时期,政局动荡,信仰崩塌,各种思潮混沌不清,没人知道哪条精神道路更适合我们,即使保守主义何尝不是选项之一呢?


因此,判断一件事或一个人是很困难和复杂的事,任何单一维度,以及由后前推的论断都是不客观的。



3


我是在为辜鸿铭翻案吗?


当然不是,我只是想表达一个观点:


不要单独的去评价一个人或一件事的好坏,最好是把他们放在一个系统中评价。


就像有棱角的辜鸿铭和有棱角的蔡元培,在那个特定的系统中,形成鲜明对立的两面,在立场交锋中,大众便会有更多的判断和选择。


倘若只有蔡元培的新文化,没有接受过辜鸿铭的挑战,新文化不会自动弥补短板,也不会让大众形成思辨后而坚定选择,这就是辜鸿铭在系统中最主要的作用。


从这点来看,你大概就能明白这个世界为什么需要有棱角的人,他们从始至终保持统一的论调,你当然可以认为对方错的离谱,但是人家只要不违法,不反党不反人民,那就可以来争辩讨论,道理往往越辩越清,无论谁胜谁输,对于大众都是一种智识上的收获。


最怕的是,所有的人都抹去了棱角,变得圆滑模糊,根据利益随时调整自己的观点和价值观,失去思辨交锋,整个世界统一论调,恰恰是摧毁大众思考能力的大杀器。


在这个基础之上,你可以重新来看吴晓波,无论他的“精英论”是不是正确,这么多年他就是在坚持这种论调,十几年前说只为中产精英服务,现在还是。


你也可以重新看看张宏文,无论“共存论”是否正确,但他始终坚持自己的“西医思维”,以前说早餐要肉蛋奶也是如出一辙,其实他完全可以转化成“媒体思维”,换种滑头的描述手法,比如说,肉蛋奶加粥更营养,但他却很轴,坚持自己的说法。


这些有棱角的人,也许你不喜欢,但是,他们在体系内是有价值的。


与之相反,现在很多在媒体频频曝光的人,都是看风向的,看风往哪吹,就采用哪个套路来迎合。


这些人并非没有自己的价值观和判断,但是迎合潮流,既能收获利益、流量,还能少挨骂,何乐不为呢?


然而你也可以思考另一个问题:对自己都不真诚的人,怎么又值得大众信赖呢?


我不是要批判谁,也不是要赞美谁,只是客观说这个事儿,有棱角的人往往要承担更多的非议,也要有更大的勇气。然而,他们却给社会提供了不同的声音,也许是保守的,也许是激进的,也许是正确的,也许是错的......


但这些结果都是在事后才能有定论,而在这之前,我们是需要更多的观点来相互佐证对照。


正如没有黑色,你永远无法定义什么是白色,没有体内激素的对抗,你也永远无法长大。


标签:世界  要有  棱角  的人  

相关评论

本栏推荐